我想好好生活——第二周读书分享《梦里花落之多少》

吧唧吧唧说2019-11-18 08:41:30


早在寒假的时候就买来了三毛的梦里花落知多少

说来也是惭愧,买书好像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某种心理

终于也受不了这样的自己,工作之前将书带回工作的住所

接下去和大家分享自己觉得比较喜欢的段落


 

我的朋友,我想再问你一句已经问过的话,有谁,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孤独地生,不是孤独地死?

青春结伴,我已有过,是感恩,是满足­,没有遗憾。再说,夜来了,我拉上了窗帘­,将自己锁在屋内,是安全的,不再出去看黑夜里满天的繁星了,因为我知道在任何一个星座上,都找不到我心里呼叫的名字。

我开了温暖的落地灯,坐在我的大摇椅里,靠在软软的红色垫子上。这儿­就是我的家,一向是我的家,我坐下,擦擦我的口琴,然后,试几个音,然后在那一屋的寂静里,我依旧吹着那首最爱的歌曲——《甜蜜的家庭》

——《明日又天涯》­

 

 

 

最是怕提笔,笔下一斟酌,什么大道理都有了伏笔,什么也都成了放在格子里的东西。

天女散花时从不将花撒成寿字形,她只是东一张,西一张地掷,凡尘便是落花如雨,如我,就拾到过无数朵呢。

飞鸿雪泥,不过留下的是一些爪印,而我,是不常在雪泥里休息的,我所飞过的天空并没有留下痕迹。

——《云在青山月在天》

 

写这本书的时候,三毛的丈夫荷西已经去世。所以你们看到我所摘抄的文段可能会觉得有些矫情,但是我并不觉得这矫情,反之,我觉得三毛很洒脱。爱到骨髓里的一个人突然离开,她依旧会说出我仍是一个富足的人。她可以在看望朋友时,将行李落在机场,还会轻描淡写地同朋友们说管它呢!丢掉好啦!,惹得旁边的人惊叫连连。



三毛也一定是一个性情之人,本书差不多都是回忆她和她的朋友们的故事。不管三毛去往何处,都有她的好友为她的到来而感到惊喜,而他们的第一句话大都是:“Echo,你回来了。之后便是希望三毛再也不走。她在洛桑如是,巴塞尔也是这样,巴塞隆纳她丈夫的父母家也是这样对待。我认为只有真性情的人才会遇到这么多志同道合的人吧,才会在不同的城市结识到不同的朋友,更何况又有这么多愿意为她落泪的好朋友呢。



对待朋友其实就如同你我一样,好像也没有什么遮拦。关系一般的朋友说一句“死小孩”,可能就会记恨在心吧。她的朋友又好像不分年龄、不分界限。三毛在不飞的天使中与达尼埃和他女友是好朋友,又与他的岳父岳母们也是好朋友。


 

下楼梯时,达尼埃发狠猛跳了几步,拿起拐杖来敲我的头:走慢点,喂!

死小孩!我回过去改用西班牙文骂起他来。

这句话脱口而出,往日情怀好似出闸的河水般淹没了我们分为马上不再僵硬了,达尼埃又用手杖去打安德别阿的痛手,大家开始神经质地乱笑,推来挤去,一时里不知为什么那么开心,于是我们发了狂,在人群里没命地追逐奔跑起来。

 

我穿着睡袍,趴在卧室的大窗口,月光静静地照着后院的小树林,枝桠细细地映着朦朦的月亮,远天几颗寒星,夜是那么的寂静,一股幽香不知什么风将它吹进来。

我躺在雪白的床单和软软的鸭绒被里,仿佛在一个照着月光的愁人的海上飘进了梦的世界。

——《不飞的天使》

 


 

室友说我拥有一颗游子的心。和三毛比起来,我怕是十亿分之一都不足吧。